在噴泉的水霧之中,隱約可以看見一棟房子,它的樣子鮮豔而美麗,愛麗絲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來形容這樣一座古老房子,如果有的話,她想用「詭異」這兩個字,但也許有人會覺得「詭異」太抽象了,那請想像最抽象的藝術畫風格,基本上就是這棟房子的基調。

她走到這個房子前,看見這個房子的門牌:「無有屋」她敲敲門,沒有人回應,她試著轉開門,卻發現把手只是裝飾,那要如何進去呢?事情開始有意思了。她推門,門不動,於是她試試將門向左拉,門被拉開了,但眼前卻出現另一道門。門上畫著一個老人的畫像,旁邊寫著:「因為無,所以有。」愛麗絲傻眼了。

愛麗絲不懂這是什麼意思?門上的畫像竟然說話了:「解不開就不能進去唷。」愛麗絲嚇了一跳,她愣愣的瞪著畫中的老人,一時之間無法接受:「你是誰?」畫說:「我是畫呀!」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,彷彿愛麗絲問了一個蠢問題。

「如果我不懂這句話的意思,那我可以進去嗎?」愛麗絲問。

「可以呀!只是,如果妳不懂,進去了就出不來唷!」畫說。「其實也有很多人不懂就進屋了,只是就在裡頭迷了路,一輩子出不來。也有人花了很多很多時間去思考,想通了就出來了。當然也有人就一輩子躲在裡面,不出來了。妳要當哪一種人呢?」

「我……我只是想進去看看。」

「那妳就進去吧,想通了就自然會找到出口了。」

老人讓了身,門出現了缺口,畫說:「這是給妳的第一個提示。」於是愛麗絲終於可以進屋。

「因為無,所以有。這個無有屋真是怪!」愛麗絲自言自語著。

這裡,是一個吵雜而且怪異的地方,使用黑色系作為裝潢,暗暗的色調,充斥著詭異的氣氛。每個人說著自己的話,卻沒有一個人理會另一個人,在這裡,愛麗絲的衣著不算是特別的,人們的衣著一個比一個怪。

有一個人見愛麗絲一個人亂晃,便帶她到了一棟大房間,房裡有許多小隔間,有許多看起來冷漠的人。他帶愛麗絲到其中一個隔間,便離開了。

每個隔間的櫥窗都有所佈置,但愛麗絲的櫥窗空空的,因為她不知道應該擺些什麼?

她開始閒逛,逛著一個一個櫥窗,沒有目的,茫然的走著。一個又一個櫥窗,像是展示自我的風格,她終於看懂了,她們不是想販賣什麼,而是一個櫥窗就是一個人所屬的地方,所有的擺設是她個人的思想。而這裡,就像是女生宿舍,住著年紀相仿的女性。有的優雅,有的可愛,基本上都是柔和的色系。從顏色,可以判斷這個人的特質。慢慢的,她抓到了判別的訣竅。

有一個女生和愛麗絲打了招呼:「妳好,我是青璃。」

「我是愛麗絲。」就這樣,完成了交友儀式,愛麗絲有了第一個朋友。

過了幾天,青璃和愛麗絲漸漸熟了之後,她帶愛麗絲到其他人的地方去看看。有些櫥窗是開放的,表示這個人不在乎別人的參觀,她的個性是開朗的;有些卻緊閉著,非得要敲門才能進去,這樣的人通常比較害羞,她的櫥窗只開放給熟識的朋友。在這裡,愛麗絲看到了好多不同的人。

可是愛麗絲空白的櫥窗,卻讓她們一眼就看出:不想停留的念頭。

「這裡不好嗎?」青璃問。

「但這裡不屬於我。那妳又為什麼待在這呢?」愛麗絲問。

青璃說:「這是一個很悲傷的故事了。我忘不了最喜歡的人,所以,我的心進駐不了別人。有一天,他離開了,但我發現我再也無法喜歡上另一個人,因為他讓我永遠記得他。也許有人對我很好很好。但我卻還是寧願一個人。我無法再對其他人好,因為我無法忘記他。所以我選擇留在這裡。」

「為什麼不忘記他呢?」愛麗絲問。

「因為我答應要永遠記得他。在無法忘記之前,我無法喜歡其他人,但我卻答應......永遠記得。這樣的邏輯,成了一種悲哀的循環。」

「因為無,所以有。因為妳無法忘記,所以妳選擇停留。」愛麗絲自言自語著。她突然明白青璃出不去的原因了,因為她放不下,無法放下回憶,所以停留在這裡。

「那妳能幫我離開嗎?」愛麗絲問她。

「也會有人想離開這裡,可是,真正能離開這裡的人不多。因為有人會把關。」她說。

她帶愛麗絲去另一個粉紅色櫥窗求助,粉紅色櫥窗的女子看了看愛麗絲,說:「跟我來吧。」

她們走到一扇門前,有一個男人在盤問,像是過濾什麼。

女子又說:「每次想回去的人很多,所以妳要等,等輪到妳才可以進去。」

愛麗絲走到門前,和她同時到的,還有一個婦人。而裡面,傳來一問一答的對話。

「妳真的要回去嗎?可是回去就要面對那些壓力,妳再也不能逃避。」這是男聲。

「可是......」女聲顯得猶豫了。

「別回去了,妳還是留在這裡吧。」男聲已經下了決定。

沒多久,走出一個年輕女子。

「下一個。」男聲說。

守門人看看愛麗絲和婦人,指婦人說:「妳先進去吧。」婦人進去了,但愛麗絲很不服氣,明明是一起來的呀!守門人說:「她已經來好幾次了,妳等下一次吧!」

「妳想通了嗎?」男聲又傳出。

「我不知道。」女聲低低的說。

「妳要想清楚,如果妳後悔了,也不能再回來這裡了。」

「可是,我想……。」

後來的對話,愛麗絲已經沒有再聽下去了。她慢慢走了回去。

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呢?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呢?她回到自己的櫥窗,坐著發呆。
感覺上,這裡好像是一個可以逃避什麼的處所,像個象牙塔,住著許多不知所措的心靈,逃避悲傷、壓力、和不快樂的地方。可是,因為她對原來的世界還有牽掛,不能留在這裡。

她想著「因為無,所以有」到底是什麼意思呢?畫中的老人將空間讓開,所以產生了無,因為無,而有了空間成為房子,所以有。因為青璃放不下,太在乎,所以無法了解給彼此空間,才有其他的可能,而不是緊緊抓住對方,也讓自己失去了生氣。

是這樣嗎?

畫中的老人突然出現:「無了自己,才能夠生長萬物。妳終於想通了!」

「啊!」愛麗絲嚇了一跳。「你不是在畫裡面嗎?」

「我是玄,這裡就是我的世界,房子不過是表相。因為我是無,所以我沒有極限。明白這一點的人,才走得出去,不然,就會在這個世界裡一世又一世反覆的過下去。」玄說。「妳要離開了嗎?」

「好。」愛麗絲回答。

玄帶著她走到一扇用光做的門前,愛麗絲猶豫著。青璃不知道何時出現:「愛麗絲,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可以離開這裡,不要猶豫了。走吧!」愛麗絲點點頭:「青璃,謝謝妳。」她走出了光門。

2003-06-09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ssrain 的頭像
missrain

戲子

miss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