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向朋友道謝,他的高靈F先生來幫我安胎

我們一邊以玩笑的話語交談,

另一方面也感受到他羨慕我能與高靈溝通

F先生覺得他也有能力,等他準備好之後

但與我的方式不一樣,朋友會發展出自己的方式

 

朋友覺得恐懼,害怕看到不該看的

F先生說:「你看到的都是該看的,可是要學習分辨的是哪些是你該做的,哪些不是?」

那是一種萬緣的來到都是必然的概念,然而分辨也是需要學習的

 

當我尋找著我的過去,朋友卻想知道他的未來

朋友請我問F先生,他曾看過的一個影像是誰?那個影像有一種感動人心頻率的光輝

F先生說:「那是未來某一世的他自己。」

進一步的,他想知道如何放大光明?

F先生卻要他先思考為什麼要放大光明?因為先決定目的才能決定起點

朋友覺得放大光明是要幫助別人

F先生很開心,但我的高靈卻突然開始悲傷,隨後轉為憤怒

我感受著我的高靈和F先生開始爭辯

這一刻我終於有機會面對我的恐懼來源

 

我的恐懼來自於人性,不是所有的人都會感謝你的協助,有人反而會藉此反咬一口

祂很佩服F先生仍然願意去幫助人,但祂只想協助有緣的人。

我想這是我的高靈不太願意讓我做凱龍療程的原因,上完課到現在,我練習的次數是個位數

可是祂跟F先生一直以來都是夥伴,這一世會再相遇一定有原因

F先生如果要祂幫忙,祂也跑不掉

 

可是朋友說:「我覺得放大光明是要幫助別人沒錯,但是不是主動的去幫助,而是因為對方感受到放大光明的人的正面能量,或是稱為頻率,所以也嚮往一樣的境界,所以想要去學習。所以佛陀悟道成功後,他遇到原本的跟隨者,他也沒有使用說服的方式,而是因為他身上散發的頻率使人感動,所以才追隨他」

這個想法,療癒了我和我的高靈。

那是一種自渡而人渡之的概念

 

朋友還在問:要如何才能放大光明?

F先生和我的高靈都說,他已經走在這條路上了


僅以老子道德經》第64章的內容祝福這位朋友:
「其安易持,其未兆易謀,其脆易判。其微易散。為之於未有,治之於未亂。合抱之木生於毫末;九層之臺起於累土;千里之行始於足下。為者敗之,執者失之。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,無執故無失。民之從事,常於幾成而敗之。慎終如始,則無敗事。是以聖人慾不欲,不貴難得之貨;學不學,復眾人之所過;以輔萬物之自然,而不敢為」。
 
後記:
大概是我從來不會去恐懼我所看到的,所以當F先生說:「 你看到的都是該看的 」我還是不滿意,我跟祂要更核心的答案,看到了之後呢?我要做甚麼?所以才有之後要分辨的課題。
能傳達給其他朋友的訊息僅只有隻字片語,或許是即便我感受到了,但因為那是她自己該走的,所以我不需要干涉。
但F先生給我的訊息太多太多,在這當中我的角色到底是什麼?其實我還在持續的學習中。
創作者介紹

戲子

miss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